联系我们 或 致电 021-5010 6000

登陆 | 中文
首页 > 从怀疑到坚信
图片

为什么要满足于低失败率的神经阻滞,而其实你完全有机会全部成功。
- Bryan Matusic, DO, 麻醉科主任,Advanced Surgical Hospital,华盛顿,宾夕法尼亚州

逐步形成的认识

当Dr. Matusic刚开始练习神经阻滞的时候,神经刺激器被认为是最佳的辅助手段,85%的成功率也被广泛认可接受。Dr.Matusic:“我当时完全凭借经验感觉和刺激器做神经阻滞。虽然我有大约10%-15%的失败率,但我仍然已经优于大部分麻醉医生。”

然而,当他在2010年成为Advanced Surgical医院专注做骨科神经阻滞的局部麻醉医师的时候,他发现虽然只有10%的失败率,但这依然是不可接受的。“由于床位数的限制,我们无法负担很多失败的神经阻滞,因为这会需要医院让病人继续住院来应对因神经阻滞失败而造成的术后疼痛。”

Dr. Matusic随后注意到一些文献在介绍超声引导局部麻醉的优势。当他了解到他的导师,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重症骨科介入疼痛科主任Dr. Jacques Chelly也在推广宣传这一技术时,他决定更深入的了解它。

可视化的价值

Dr. Matusic在一次2010年超声引导局部麻醉课程中接受了培训。很快,由于其优异的便携性,他采购了一台索诺声S-Nerve超声系统。“S-Nerve超声系统很棒!我毫不犹豫地将这台机器投入临床使用。”Dr. Matusic表示:“为什么要满足于低失败率的神经阻滞,而其实你有机会完全成功?通过直接的可视化过程,你可以看到为什么会发生失败。我现在会做一些在没有超声引导的情况下完全不可能完成的神经阻滞,例如收肌管内的隐神经阻滞。”

Dr. Matusic继续表示:“患者满意度得到了显著的提高。有更多的病患转诊到我们这里。”

和很多从怀疑到坚信这一技术的医生一样。Dr. Matusic很自豪地分享他的经验:“我不知道如果没有了超声引导技术,局部麻醉是否会如此蓬勃发展。”

患者关护

Dr. Matusic报导通过使用超声引导技术,他可以看到麻醉针被引导到神经束的全过程。他同时总结了,在使用他的S-Nerve超声系统做局部神经阻滞时,给患者带来了更多关护,包括:

  • 显著降低了神经阻滞失败率;
  • 更有效的阻滞带来更好的病人反馈;
  • 更少麻醉剂的使用;
  • 更少术后疼痛的发生;
  • 降低术后恶心和呕吐的发生;
  • 提升病人满意度(Press Ganey机构评分达到90-100%);
  • 提升接收病人转诊率;
  • 显著降低突发重新住院率;
我觉得自己像一个英雄

“当我还在学习如何使用超声引导做神经阻滞的时候,我还有一些怀疑我的技术,特别是遇到一些困难病例的时候。”Dr. Bryan Matusic说,“当面对一个颈围较大的病例的时候,我退却了,选择使用传统的神经阻滞方法而没有用超声。但这例阻滞还是失败了。”

“在恢复阶段,这个病人经历了严重的疼痛,疼痛评价值是最高的10分。在获得他的同意后,我使用索诺声的超声系统再次进行了神经阻滞。这一次,麻醉针非常容易就到达目标,在注射麻醉剂后,他的疼痛评价值从10分降到了0。他非常惊讶并从痛苦中得到解脱,其实我当时的心情和他一样。”

- Bryan Matusic, DO, 麻醉科主任,Advanced Surgical Hospital,华盛顿,宾夕法尼亚州